阅读模式:

公式化语言中的概念隐喻及其特性

查看:1349  学术归档    来源: 现代商贸工业  标签 语言 概念

肖福寿+李明

摘 要:基于认知语言学的最新研究成果,从认知的视角深入探讨了“IDEA”、“HAND”、“LIFE”等概念,力图揭示概念隐喻作为公式化语言理解与生成的最重要的认知机制的“普遍性”、“内在性”、“系统性”与“体验型”等4大特征。这一探索不仅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了解公式化语言的本质,而且对公式化语言的理论研究和教学实践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与应用价值。

关键词:公式化语言;概念隐喻;区别性特征

中图分类号:G4 文献标识码:A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7.36.083

1 引言

自上世纪后半叶以来,公式化语言(formulaic language)一直是国内外应用语言学界的一大热点研究领域。一方面,公式化语言是熟练而地道使用语言的关键因素(Chen & Baker, 2010);另一方面,公式化语言是外语学习者难以逾越的瓶颈(Yori, 1980; Moon, 1992)。

在国外,有关公式化语言方面的研究主要通过五个學科层面进行:应用语言学(Wray 2000, 2002)、语料库语言学(Sinclair, 1991)、心理语言学(Conklin & Schmitt, 2008)、认知语言学(Lakoff & Johnson, 1980; Langacker, 1987, 1991)和神经语言学层面(Van Lancker, 2004),并且取得了较为丰硕的成果。在国内,研究者们似乎更关注于公式化语言对于语言教学的影响问题(马广惠,2009;原萍等,2010),很少有人对公式化语言的认知机制进行过系统的探索,未能给予应有的重视。

为此,本文基于认知语言学的最新研究成果,深入研究了公式化语言中存在的概念隐喻,发现这些隐喻是公式化语言理解与生成的关键认知机制。公式化语言的意义通常是可以通过各种概念隐喻来解释的,每一种概念隐喻可生成系列的公式化语言表达式,形成不同的语块族(chunk family)。这些概念隐喻所具有的普遍性、系统性等特征为我们理解与生成公式化语言提供了认知理据。

2 公式化语言中的概念隐喻的普遍性

1980年,Lakoff & Johnson发表了专著《metaphors We Live By》,掀起了语言学界的隐喻革命。众多研究者(Johnson, 1987; Lakoff, 1987; Langacker, 1987, 1991; Lakoff and Turner, 1989)认为,隐喻是一种思维问题,一种思维方式,也是一种认知手段;英语本族语者除了固有的“概念流利度”(conceptual fluency)外,还具有一种“隐喻能力”(metaphorical competence)。

隐喻及其隐喻概念在人类生活中是无处不在的,具有普遍性。我们发现,诸如“爱情”、“激情”、“冲突”等情感是既普遍又抽象的概念,隐含着大量的公式化语言及其隐喻。就拿LOVE来说,我们经常会用rave about sb、drive sb out of ones mind、be crazy about sb、be wild about sb、be insane about sb、go mad over sb等表达法。这些表达法,其中就隐含了一个概念隐喻LOVE IS MADNESS。

由于概念隐喻的普遍性这种特征构成了公式化语言的重要认知机制,我们在生成和理解公式化语言时便可感知其中的认知理据。

就“IDEA”相关的公式化语言而言,我们发现这些公式化语言的背后至少隐含了IDEAS ARE FASHIONS、IDEAS ARE CUTTING INSTRUMENTS、IDEAS ARE MONEY等10种类型的概念隐喻。比如,IDEAS ARE LIGHT-SOURCE隐含了an insightful idea、a murky discussion、a transparent argument、an opaque discussion、a clear argument、a brilliant remark、ones outlook on sth、elucidate ones remarks、point something out to sb、get the whole picture、see what sb says、look different from ones point of view等公式化语言,而IDEAS ARE FOOD则隐含了warmed-over theories、half-baked ideas、food for thought、a voracious reader、the meaty part of a paper、leave a bad taste in ones mouth、digest an idea、swallow a claim、stew over an idea、sink ones teeth into an idea、spoon-feed ones students、devour a book、smell fishy、simmer on the back burner等公式化语言。

3 公式化语言中的概念隐喻的内在性

“内在性”,指的是概念隐喻只有在概念化过程中才能被“看到”的,发挥了连接具体域和抽象域的桥梁作用。正如Indurkhya(1991)指出,概念隐喻是“日常用语中数量相当大的一部分隐喻,其数量之大几乎让人意识不到它是一种隐喻”(1991:1)。

就HAND相关的这个概念而言,它可以用来理解各种各样的领域,如CONTROL、POSSESSION、POWER、LOVE等。事实上,英文中存在着大量与“HAND”有关的公式化语言。这些公式化语言在我们日常交际中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为人们喜闻乐见,其主要原因在于概念隐喻的内在性。endprint

我们发现,HAND这一领域可被用于理解以下九个领域,其内在的ConTROL IS HOLDING SOMETHING IN THE HAND、POSSESSION IS HOLDING SOMETHING IN THE HAND、FREEDOM IS HAVINg THE HANDS FREE等9組概念隐喻足以能够说明相关公式化语言的意义。就HAND IS THE WAY OF DOING THINGS而言,隐含的公式化语言包括be a bad/poor hand at/for sth、be a green hand at sth、be a light hand at sth、be an old hand at sth、get ones ahnd in sth、keep ones hand in、not be much a hand at sth等。

4 公式化语言中的概念隐喻的系统性

概念隐喻的系统性,是指不同的概念隐喻之间不是彼此孤立地运作的。正如Lakoff & Johnson (1980:9)所说:“隐喻之间的蕴涵关系构建起一个协调一致的隐喻概念以及一个相应的协调一致的隐喻表达体系”。

就拿TIME这一概念来说,其隐含的隐喻包括TIME IS MONEY、TIME IS A LIMITED RESOURCE、TIME IS A VALUABLE COMMODITY等三种,其中的TIME IS A LIMITED RESOURCE隐含的公式化语言包括have much time left、live on borrowed time、have enough time to spare for sth、put aside some time for sth、use ones time profitably、run out of time等。而AN ARGUMENT IS A JOURNEY这一概念隐喻则隐含A JOURNEY DEFINES A PATH、AN ARGUMENT DEFINES A PATH、THE PATH OF A JOURNEY IS A SURFACE、THE PATH OF AN ARGUMENT IS A SURFACE等四种不同的次概念隐喻。

5 公式化语言中的概念隐喻的体验性

概念隐喻的体验性,表现在人们的身体体验中。一方面,用具体的事物表示抽象的概念是人类的一种常见思维方式;另一方面,具有体验性的隐喻构成了人类认识世界的一种基本认知方法。

本研究发现,公式化语言中包含着许多具有体验性的喻体词语中。比如,ARGUMENT IS WAR隐含的公式化语言包括attack a weak point、shoot down an argument、on target、demolish an argument、use a strategy、win an argument等,这些均来自于人们对战争的体验,而LOVE IS WAR则隐含了enlist the aid of sb、flee from sbs advances、fend sb off、make rapid conquests、gain ground、make an ally of sb、win sb's hand、fight for sb、pursue sb relentlessly等公式化语言。再比如,与FIRE有关的概念隐喻及其公式化语言就包括ANGER IS FIRE(如:spit fire)、ConFLICT IS FIRE(如:spark off a riot)、ENTHUSIASM IS FIRE(如:fan sbs flames)、FEAR IS FIRE(如:be consumed by fear)、HAPPINESS IS FIRE(如:have a sparkle in ones eye)、IMAGINAT10N IS FIRE(如:set fire to sbs imagination)、LIFE IS FIRE(如:snuff out sbs life)、LOVE IS FIRE(如:feel the fire between X and Y)、SADNESS IS FIRE(如:put sbs fire out)。

6 结束语

通过对“IDEA”、“HAND”、“LIFE”等概念的分析表明,每种概念均隐含者不同的公式化语言,这些公式化语言是我们概念系统的产物,其意义更多地是建立在概念隐喻这一重要的认知机制之上,其背后是一系列的概念隐喻,且每种概念隐喻均可生成一系列的公式化语言表达式,形成不同的语块族。探索公式化语言中的概念隐喻的特征,对于我们进一步理解公式化语言的本质、促进公式化语言的教学与研究,均有较大的理论与应用价值。

参考文献

[1]Indurkhya, B. Modes of metaphor[J].metaphor and Symbolic Activity, 1991, 6(1): 1-17.

[2]Lakoff G. & M. Johnson.metaphors We Live By[M].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0.

[3]Wray, A.Formulaic Language and the Lexicon[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endprint

分享到: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