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

论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编制

查看:961  学术归档    来源: 现代商贸工业  标签 森林资源 资产负债表

李林林

摘 要:编制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是传统森林资源监管理念与体系的现代化创新。通过对森林资产状况的实时反馈,是考衡林业企业经济水平、审查森林资源资产责任监管的重点参考。通过森林资源概念、核算内容、价值量核算、核算意义的阐述,分析现存编制难题,并提出创新方向。

关键词:森林资源;森林资源资产负债;价值量核算

中图分类号:F23文献标识码:A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7.36.045

1 森林资源概述

1.1 概念

森林概念有广义、狭义之分。广义是指主体为多年生本植物、微生物、动物等生物群落;存在一定地段种类与生物结构的独特性生态环境。狭义则是指主体为乔木的植被种类。

1.2 森林资源核算意义

1.2.1 森林资源的贫乏

中国国土辽阔,但森林资源的占有面积却有限,仅占有21.6%,在全世界排名115名。而我国人均森林蓄积远低于全球人均15%,人均森林面积也只是全球人均的25%。森林资源存在散布不均匀、资源匮乏、质量缺失等问题并没有优化处理。此外,国内多数森林资源均分布在偏僻山区(如西南、东北),存在明显区域差别。其中,以江西与福建省为最高,达63.1%。森林覆盖率大于30%的省市有16个,如浙江达到61%、广西达到60.5%。

1.2.2 用数据有力反映现状

根据数据真实且准确反馈森林资源资产价值、实物量在某特定时期的状态,待发掘其空间潜能。充分借助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方式加以展现,清算出特定时间段下国有森林资源资产状况,这将有助于国家对森林资源的绩效考核,使其作出科学合理的发展决策。这同样也是一个帮助人们认知科学的一种高效手段,引起人们对于森林资源的認识并将其当作财务加以保护。

1.3 分类标准

由于森林资源的分类标准的不同,导致资产负债表核算的方式也大不相同,本文将根据森林法第四条的分类规定进行编制。参考森林法第四条要求,可将其划分为五点:

用材林:重点分为用于木材生产的森林,以及用于木材生产的竹林。

防护林:主要包括有用于防护的灌木丛、森林,如防风固沙林、护岸林。

经济林:重点用于果品、食用油料、工业原料、饮料等方面生产的林木。

薪炭林:用于燃料生产的林木。

特种用途林:重点用于科研试验、环保、国防的林木、森林,如实验林、环保林、母树林等。

2 森林资源资产负债价值量核算

2.1 森林资源资产价值量核算

森林资源负债与资产、净资产是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的主要元素,并以“森林资源净资产=森林资源资产—森林资源负债”这一定式为基准。以林木资产评估为例,需以成本法、收益法与市场法为基础。其估价方法包括有:收益现值法、现行市价法与成本法。

以林地价值量核算为例,要根据所在地公布的林地年租金、林地使用权交易价格为基础,下列公式为年金资本化法计算式,如下:

式内:i为林种;V为林地低价;P为投资效益率;Ai为某i类林种年租金。各估价法均有一定适用领域、优劣势,要以林木林种、林龄等为出发点来确定估价手段。

2.2 森林资源负债价值量核算

森林资源负债价值量核算,要立足于相关法规条例,参考所在地林场所提交成本价格参数报表。森林资源核算要遵循三点原则:(1)要遵循国民经济核算归纳原则,来划分森林资源品种,并以国内森林资源当前清查统计归纳手段为基础。(2)全面结合所在地所提供森林资源清查表。(3)要以所在地林业具体生产运营数据为立足点。

同样以林木森林资源为例,其价值评估方法为:

第一,幼龄林。选取重置成本法,依托资产当前价格能力、技术能力加以计算,依据当前生产能力、工价、受评估林木资产所需成本费用的整合,来明确林木价值。

第二,中龄林。选取收获现值法,依托收获表所判测受评估林木资产在主伐作业下所得利润,将主伐阶段评估后营林生产折现费用加以扣除,用于明确林木价值。

第三,近成过熟林。主要选取市场倒算法,用于受评估林木采伐完毕所获销售利润,将木材运营所耗费相关费用(包括木材税费)扣除并获取收益后,余下则用于森林资源价值的明确。

第四,竹林林木。通常选取年金资本化法,而新种植未成熟竹林,则重置成本法。

2.2.1 科目设置

第一,资产账户根据其功能差异,总分为林木资源、生态功能、其他三大类。

第二,负债账户根据其花费用处不同,主要分为管护费、建设费用、应付职工薪酬、其他应付费用、应交税费。

首先,对于森林管护费,是在依法保护林木林地资源的同时,允许承包经营区的责任人保护、经营、利用经济植物。依托无主、无偿、运用和利用相结合的经济植物资源维护、管理体系,必将推动林区运营、绿色食品产业的多元化、健康运作。

其次,进一步完善建设森林所需设备,此为健康运营的重中之重。着力于健全有害生物防范机制、科技服务机制,以林业市场需求为主要,持续优化防御能力与服务质效。优化员工工作环境,增添科学先进的设施仪器,打造优质科技示范中心,才能有效推进森林防御有害动植物、科研推广的可持续发展。

再有,应付职工薪酬也是主要负债项目,在进行森林保护的同时,需要大批专业高效的职员,这也是保障森林资源合理高效运用的必要手段。因此,也应有应付职工薪酬这一科目。

还有,应交税费也是必备科目,因为在木材和木制品在交易时必定会产生交易费用。同会计原理中企业资产负债表一样,应交税费科目都是纳入负债中,因此,应设在负债科目。

2.2.2 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基础框架endprint

2.3 森林资源净资产的核算

森林资源净资产的核算主要采用资产与负债相减的方式得出,遵循会计恒等式:

资产-负债=净资产

森林资源资产化管理的关键环节是森林资源资产的核算,其研究仍在进行中,核算方法和技术有待完善。

3 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难题与创新建议

3.1 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难题

编制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的难度相对高,无具体模式可借鉴。如统计数据体系不健全、核算体系不达标、编制主体定位模糊等弊端。

3.1.1 统计数据机制有待完善

国内现有生态环境、森林资源统计数据机制有待完善。现用森林资源统计表仅含有林地、林木资产,其他效益相關资料不足。且报表内仅设置有森林资源蓄积栏目,无具体反馈森林资源变化幅度的精准数字,统计数据机制有待完善。在满足可行性、高效性等标准方面,存在一定难度。

3.1.2 核算体系不规范

目前,大部分林业产业并未引入会计核算体系。尤其是森林资源功能、效益多元化,其规律有待发掘;难以整体核算森林资源生产效益、功能价值,且技术水平不足。而森林生态核算体系、技术方法有待进一步量化、规范。

3.1.3 编制主体不明确

编制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同编制财务资产负债表存在不同,涉及多个部门、学科。主要对企业对某既定日期下森林资源情况的报表制定,需要同时整合、公布统计、资源管理部门的数字以及资源消长变化状况,如对质量、数量、价值数据的提供,对自身运营能力要求较高。所以,要依托资源监管单位、统计单位以及财务单位所提供信息资料进行编制作业,难以将权责义务明确到具体部门,如何加大各部门协作力度,完善编制程序,是目前有待进一步分析的重点。

3.2 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创新建议

3.2.1 健全统计数据机制

编制森林资源负债表要做到“质量、数量及价值同等重要”,并适当添加质量与数量计量手段。目前,“森林计量”的列报工作、内容相对健全。建议以提供质量指标为重点,全方位呈现森林资源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及生态效益状况,为编制负债表以及审计与绩效审核提供有利条件。通过价值计量,可将森林资源交易体系、估值体系与产权体系作基础,结合实情,其反映可依托林地面积与资源蓄积、生产效益(固氮量、需水量此类实物量指标)。

考虑到森林资源负债表并不在会计报表机制内,则不必考虑森林资源现金流量表与利润表。建议以绩效考核、审批为着力点,积极归纳、列报绩效考核信息标准相关的森林资源流量、存量数据,做到静态报表、动态报表的统一。

3.2.2 规范核算体系

首先,基于资源节约型社会的建设需求,建议结合实情借鉴综合环保和经济核算机制,即基于当前国民经济核算机制,把森林资源当作第二账户(即卫星账户),通过对实物量核算的进一步健全优化,建构为价值量、实物量高度契合的价值核算体系。进一步优化数据整合收集效率及质量,实现同普通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融合、创新。基于实质层面上来讲,森林资源负债表在核算体系中占不可或缺的地位,尤其在披露及报告森林资源核算基本数据、内容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所以通过规范核算体系,来完善编制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的技术与手段,立足于现行体系、格式与规范,基于森林资源相关核算信息、内容来进一步优化核算、统计与报表体系。考虑到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类型、内容复杂多样,可制作林地资产、林木资产与森林生态效益资产等一系列附表,打造有机型报表机制。

其次,要严格遵循“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该会计平衡原则。并根据森林资源资产—森林资源负债—森林资源净资产会计定式来完成列报,进行信息披露。充分反映特定区域、权益主体(林业企业)所单独的权责义务,是企业管理者进行离任审计的主要根据,同样是政府治理、绩效审核与评估的重要手段。

3.2.3 明确编制主体

编制主体的明确重点在于:完善企业管理层绩效审查与离任审计制度。然后,要明确森林资源保护、运用监管重点(如关键资源、关键标准、关键阶段),将内容、责任具体到各部门,以此为基础思路来规划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内容。进一步衡量重点指标,科学列报、编排负债表信息数据。

参考文献

[1]陈艳利,弓锐,赵红云等.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理论基础、关键概念、框架设计[J].会计研究,2015,(9):18-26.

[2]王乐锦,朱炜,王斌等.环境资产价值计量:理论基础、国际实践与中国选择——基于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视角[J].会计研究,2016,(12):3-11.

[3]李丰杉,成思思,杨世忠等.区域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研究[J].经济与管理研究,2017,38(4):124-132.

[4]李金华.论中国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的方法[J].财经问题研究,2016,(7):3-11.

[5]王泽霞,江乾坤.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的国际经验与区域策略研究[J].商业会计,2014,(17):6-10.

[6]彭晓英,戚梦雪.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问题研究[J].资源开发与市场,2017,33(5):591-594.endprint

分享到: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