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

伯克同一理论在政治演讲中的应用

查看:423  学术归档    来源: 现代商贸工业  标签 民众 听众

谢巧永

摘 要:政治演讲通常用于表达对国家事务的观点和态度。以伯克的同一理论为框架,以特朗普葛底斯堡演讲为语料,对演讲中同一策略的应用进行分析。从修辞学的角度探究了演讲者是如何在政治演讲中与听众进行互动,获得民众支持的。

关键词:政治演讲;同一理论;特朗普葛底斯堡演讲

中图分类号:G4文献标识码:A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7.36.087

1 引言

1.1 政治演讲的内涵与特征

演讲又叫讲演、演说,最早形式的萌芽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的雅典。当然这种形式在中国也历史非常悠久,早在先秦便被广泛使用。作为一种社会实践活动,演讲的内容包罗万象,根据不同的标准可以將其划分为不同的类型。;有学者将政治演讲定义为“人们针对国家内政事物和对外关系,表明立场、阐明观点、宣传主张的一种演讲”。(李元授&邹昆山,2003)政治演讲作为一种主要的演讲类型,有鲜明的政治观点,逻辑严密并且极富号召力,能够引起听众的共鸣。

1.2 事件背景

2016年举行了美国第58届总统选举,受到了各地各界的广泛关注。共和党提名候选人特朗普最终打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成功当选第45任美国总统。10月份,特朗普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葛底斯堡发表演讲,引发了关注同时也引起了许多争议。

2 理论框架

作为新修辞学奠基人,肯尼斯·伯克继承并发展了古典修辞学。伯克(1969)对修辞的定义是“人使用词语形成态度或导致他人采取行动”。在伯克看来,修辞无处不在,并不是在特定的环境中才能进行修辞活动。不同于古典修辞学中的“劝说”的概念,伯克提出了“同一”。伯克的同一理论不仅仅涉及我们对自身的关联同一,也包括了我们除去自我之外客观事物之间的同一。在伯克看来,说者和听者之间的关系不是对立的,而是合作的。讲话者只有在与听众达到“同一”的情形下才能实现劝说,达到自己的目的。

伯克在其同一理论中提到了三种同一策略,分别为同情同一、对立同一和无意识同一。随着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向伯克的新修辞学,同一理论被广泛地应用在各个方面。学者们同样也在分析政治演讲中使用到了“同一性”策略,来探究如何使演讲充满感染,引起共鸣从而达到目的并获得支持。

3 分析

3.1 同情同一

“所谓‘同情同一,是指在思想、情感、价值、观点等方面的相同或相似”(邓志勇,2011)。特朗普发表演讲时正值大选最后的冲刺阶段,为了争取更多选民的支持,这次演讲意义重大。

特朗普在演讲开场第一段中说道:

(1) Its my privilege to be here…Amazing place.

我们可以看到特朗普用“privilege”、“hollow”、“amazing”等词来表示对Gettysburg这个地方的尊重和赞扬。这更加突出了特朗普选择在葛底斯堡发表演讲这一行为的目的性。提到葛底斯堡,大家总能轻易的想起美国总统林肯曾在这里发表的著名演讲。对于国家和民众来说,这篇演讲意义影响深远,很有意义。所以当特朗普来到葛底斯堡发表演讲,大家会提高对这次的演讲的期待,并且预想此次的演讲也是意义重大。当时的美国正值南北战争时期,特朗普指出如今的美国也处于一种分裂的状态。这激发了普通民众的爱国之情。特朗普表示其如今所做是在危难之时出于对祖国的爱而采取的行动,体现出其忧国忧民的形象。这与民众心中对一个优秀的领导人的要求是一致的。

接下来,特朗普提到了美国的一些现状:

(2) The rules are rigged…great veterans dying while waiting for medical care.

国家没有创造足够的工作机会来满足人民的生活需求,而且还卷入了战争。为国家奉献过的退伍兵得不到救助而病逝。这些是切实影响到民众自身利益的一些问题,关系到物质、心理、安全等各个层面的需求,因此会引起民众的共鸣,为美国政治系统的腐朽而痛心和感到不安。然后特朗普告诉听众此次竞选是美国人民最后的机会,来获得选民的支持。特朗普针对这些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百日新政”,内容涵盖经济、安全等各个方面,让民众了解他如果成为领导者确实会站在民众的角度考虑,采取行动来满足民众的需求。

3.2 对立同一

对立认同是讲话者通过提出对立面来让听众相信他们拥有“公敌”,进而形成联合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特朗普在演讲中提到了很多与听众面临的共同的困境,比如上文提到过的一些美国的现状。此外,特朗普还揭露了在此次大选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3) First, the issue of vote fraud…Hillary Clinton should have been precluded…The dishonest mainstream media…

在这段话中,特朗普通过指出投票作弊、希拉里邮件门事件、媒体的抹黑、强大利益集团的不受控、竞选集会暴力事件等等将希拉里及其所代表的民主党摆在了民众的对立面。特朗普向民众阐述如今政治系统的腐败不堪,将自己与民众置于同一战线来改变这一现状。

(4) The rigging of the system…but you, the American voter.

特朗普明确的指出,侵犯到美国民众的利益的是建制派和利益集团,这是我们的对立面。而后特朗普表态其所关心的利益集团只有一个那就美国选民们。这样在提出了对立面之后坚定的站在了选民这一边和听者达成了同一。说到解决这个问题,演讲中特朗普认为:

(5) One thing we all know is that…Hillary Clinton is not running against me…she's running against all of the American people and all of the American voters.endprint

在上面两句话中,特朗普说到的“制造问题的政客”暗示的就是希拉里。他指出解决问题是不能指望这些政客。也意味着,希拉里不仅仅是特朗普的竞争对手,更是广大利益受到损害而渴望改变的美国民众们的敌人。特朗普明确的指出了这一点,也就是将其与希拉里的对立关系扩展到了特朗普以及想要变革的民众与希拉里的对立。这样拥有一个共同的对立面,实现了听众与自己的对立同一,更容易获得民众的支持。

因此在整篇演讲中,一方面特朗普提到美国如今经济、安全等方面出现的问题。对于这些出现在每个人眼前的问题,这个对立面的提出实现了讲话者和对此产生共鸣的公民的同一,走出困境的方法只有團结合作。另一方面,特朗普提到了与其竞争的希拉里团队的一些恶劣行为,并质疑其参选的资格。并将希拉里定位在阻止变革的敌人,利用对立面的概念来凝聚听众的力量。

3.3 无意识同一

伯克的无意识同一是非常富有创新精神以及哲学意义的一个概念。修辞不仅仅是有目的、有意图的活动,而也有可能是无意识进行的活动。无意识同一非常有影响力但是却很难被人注意。在政治演讲中,最常出现的是通过第一人称复数的应用来达到同一,比如“we”、“us”、“our”等。通过对其的大量使用,使听者潜意识的与讲话者站在同一战线。

在这篇演讲中,通过统计发现特朗普使用“we”多达111次。让我们来看特朗普在演讲中说过的一小段话:

(6) andwe have…and we will fix that——we are going to…We have illegal… we're not going to have that.

在这短短几句话内,特朗普使用“we”5次,“our”4次。特朗普提到了20万亿的负债,提到了退伍军人医院很差的现状,提到了非法移民。这里使用第一人称是听众感觉自己与演讲者面临着共同的困境,涉及了共同的利益。而后面特朗普说到“我们”会完善这一切。这里的“我们”没有明确指出是哪些人,但是听者会自觉将自己代入,也就是通过这种指代方式演讲者将听者拉到了自己的一边。这不仅使听者切实感受到所面临的困难,也更容易使听者行动起来,获得他们的支持。从“we”的频繁使用来看,特朗普将自己和听众放在了同一阵营。让听众无意识的将自己想象成“百日新政”的合作者和受益者。

此外,葛底斯堡这个地点以及特朗普提到的林肯所处的时代在笔者看来也让听众无意识的将自己代入同样的场景。特朗普认为美国如今面临着和林肯所处的时代一样的分裂的困境。如果将与困境的斗争比作当年的南北战争,那每一位关注着此次演讲的民众就是战士,为了实现国家的同一,实现民有、民治、民享的美国政府而奋斗。这样的无意识同一可以更好的凝聚人民的力量。

4 结语

政治演讲在政治斗争中日益展现出了其力量,因此也越来越受到了政客的重视。2016美国大选落幕,特朗普最终赢得了大多数美国选民的信任,成功当选新一届的美国总统。本文以新修辞学的代表人物伯克的同一理论为理论框架,对特朗普的葛底斯堡演讲进行了修辞分析。重点分析了演讲中的三种同一策略的应用。

通过分析发现,葛底斯堡演讲本身就让大家联想到了多年前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讲。特朗普将如今的美国与当时的美国作比,提到了很多损害民众利益造成分裂的事情,也相应的阐述了自己如果成功当选为新一届总统的整改计划。特朗普在演讲中充分考虑到了民众的需求,在情感上与民众的所急所需达到了同一。同时,特朗普将建制派和利益集团置于自己和听众的对立面,将听众和自己置于同一战线。同时在这篇演讲中,我们能发现大量的第一人称复数的使用。特朗普通过这种频繁的使用,拉近与听众距离的同时,也激发了民众对于共同建设自己的国家的热情。总之,通过修辞分析,可以揭示政治演讲中演讲人是如何通过同一来构建和听众之间的关系,使公众接受并支持其观点,从而达成政治目的。

参考文献

[1]Attardo&Salvatore. Linguistics Theories of Humor[M].New York: Mouton de Gruyter,1994.

[2]Burke,K.A Rhetoric of Motives [M].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69.

[3]邓志勇.修辞理论与修辞哲学:关于修辞学泰斗肯尼斯·伯克研究 [M].上海: 学林出版社,20111.

[4]邓志勇,杨涛.伯克修辞学之基石的语言戏剧性哲学观[J].外语教学,2010.

[5]李元授, 邹昆山. 演讲学[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03.

[6]邵守义. 演讲学[M].长春: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1.endprint

分享到: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