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

《狙击电话亭》观后感

《狙击电话亭》观后感

前些时间看过的一部电影,斯图走在熙熙攘攘的纽约街头,他已经结婚但他在外面有一个情人,为了不让情人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他总是用公用电话和情人联系,他进入一个公用电话亭正准备打电话的时候,来了一个街头推销员向他推销,他粗暴的用五美元打发走了推销员,打完电话后他正准备离去,公用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他犹豫了一下接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阴森冷漠的话语,“从现在开始不要挂短电话,否则将遭受枪杀”。在恐怖分子步步紧逼的威胁下,斯图不得不面对自己的谎言……

好了,介绍就那么多,接下来我分析一下吧,关于斯图,他是一个已婚的经纪人,一方面,他的工作就是把消息“买”给记者,为了达到目的,他整天用“谎言”来“谋生”,另一方面,他也许真的爱他的妻子,但却出轨了……斯图,一个谎言的制造者,可以说,他本身就是谎言,依靠谎言而生,慢慢的,连他也分不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谎言了……

然而此时,狙击手出现了,他选中斯图,那个迷失了人,狙击手用他的狙击枪,瞄准了那个电话亭,瞄准了里面的斯图,威胁着他。但看完电影后,我不禁就想:狙击手真的在威胁他吗?那个狙击手真的想杀死斯图,那是很简单的事情,扣动扳机,按下去就可以了,然而他没有,那是在玩斯图吗?也许吧。在电影的最后,斯图的妻子,情妇,他的手下,朋友,全都来到了现场,斯图绝望了,与此同时,他发飙了,大声述说着自己曾经的谎言:我从不会为对我没用的人做任何事。我欺骗了那个满怀希望的孩子,我承诺付钱给他。他尊敬我,我让他围着我转。亚当,如果你在看,别作广告推销员。你的人品太好了。我对人说谎,还有在电话里。我对朋友说谎,我对报纸和杂志说谎,他们再把我的谎言卖给更多人。我只是谎言圈的一部分,我他妈应该作总统。我穿着这些意大利货,可还觉得自己渺小,我想我需要这些衣服和手表。这块2000美元的表和我一样是假的。我忽视了那些最宝贵的东西。我摘掉结婚戒指和帕姆约会。凯丽,她是帕姆,别责备她,我从没告诉她我结过婚,不然,她不会接受我。凯丽,现在看着你,我为自己感到羞愧。像是一种发泄,一方面向着杀手,一方面向着认识他的人,一方面向着自己,他认为自己快要见上帝了,在那一刻,他用尽了他所有的勇气,喊出了真实的自己……

影片没有阿发达那华丽的电脑特技,没有成龙系列畅快淋漓的打斗,没有星球大战那样的天马行空,整个故事就在电话亭狭小的空间下进行,而那个差不多整部电影都只用声音演出的枪手,实际上也只是在镜头上出现了不到20秒,可是那是特别的,让人一看难忘,之后就是一种反思: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个狙击手在拿着枪瞄准自己,那就是我们名为“道德”的东西,你可以无视它,践踏它,但它往往会在自己最出奇的时候,显示它“威力”。

谎言,对于它,该怎样定义呢?在动物的世界中,弱肉强食,于是进化出伪装这种求生技能,同样,对于人类而言,除了现实的生存外,还存在一个“生活”压力,为了在“生活”中得到安全的目的,于是就酝生出具有社会特性的伪装,“谎言”。谎言,是不真实的,那是对于那些对事情信息掌握程度不高的人来说,他们往往会为了掌握事情的缘由,为了自己接下来的行动有一个具有逻辑的指导思路,会把现在所掌握的事情的碎片加以推敲,以达到预测的目的,就在这时,“谎言”出现了,那是基于“真实”的碎片,而谎言往往会混入当中,经过逻辑处理之后,它就成为了“事实”的一部分。对推敲者起到了误导的作用。对于说谎者来说,他们偏出的谎言往往是对于他们有利的,就像动物世界中的伪装一样,只不过一个是现实具体的,一个是形而上的。以上仅为个人观点。共页,当前第页1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