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

读《鲁滨逊漂流记》有感

读《鲁滨逊漂流记》有感

我现在要谈一谈《鲁滨逊漂流记》了,想必这本书一定让你也对某一种野生活充满了欲望,与其说是让你,还不如说是显露,当我们小的时候对一处洞窟抑或是一些容易藏匿的地方——比如桌子底下、床底下等发痴,忍不住想钻到里边去,即使在酷暑时节,树荫下都感到闷热的时候,也总不住的去那样做——这是我们原始时代的祖先留下来的那种对自然的渴望,野性的呼唤,此书不过将这些统统披露而显。

其作者是英国的笛福,当代的社会给其写作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也给当代的西欧的作家无可比拟的影响,无疑将欧洲乃至整个世界领上一个新的高峰。

当时“海上三角”殖民扩张已经在全面展开,各国纷纷投入了这场激烈的殖民地争夺,西欧的航海业和就此推上了巅峰,深深影响了十七世纪上半叶至十八世纪的作家,所谓探险小说就此翻开它灿烂的一页——丹尼尔·笛福的《鲁滨逊漂流记》、《辛格尔顿船长》,江奈生·斯威夫特的《格列佛游记》,后至约瑟夫·鲁德亚德·吉卜林的《勇敢的船长》及儒勒·凡尔纳的《机械岛》、《黑印度群岛》、《海底两万里》等。

然而英国内部正在进行激烈的党派斗争,大致分为两大党派——辉格党和托利党。我们的丹尼尔·笛福创作《鲁滨逊漂流记》表现了新一代的青年的无止的进取精神,其主人公鲁滨逊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同时表现了笛福的资产阶级的进取精神和不愿与当局的肮脏腐朽的政治斗争同流合污而贪图富贵。这点在其《消灭不同教派的接近》、《枷刑之颂》中尤为体现。如果一个人读过《鲁滨逊漂流记》,那么他也一定读过英国的江奈生·斯威夫特的《格列佛游记》,这两个人是同一时代且拥有着共同的motherland的人,即使他们在我们的心灵中是隔得是那么遥远,记住这句话——每一个作家的笔下都有一个自己的世界。

江奈生·斯威夫特不像笛福一般,他是英国托利党人,受托利党重用,卷入了这场激烈的内政战争,由此他在其代表作《格列佛游记》中立场是偏向托利党派的。

好了,我们来谈一谈丹尼尔·笛福的《鲁滨逊漂流记》的内在。

主人公鲁滨逊是一个新一代青年的见证,充满了对自由、野性的渴望和对理想的执著的追求和进取,其父则是英国中等资产阶级的典型。

鲁滨逊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也很能干,但在当时的时代中,不免受到了熏染,这一点在书中《可怕的脚印》一节及发现野人后的一些经历可以体现出来——即使星期五(又可译作“礼拜五”)对他忠诚耿直(至于到了什么程度,以后我们便会讲到),但鲁滨逊还是对其存有戒心,这便是世间人与人之间的不诚与欺诈所造成的。这的确引人深思。

星期五是一个典型的忠心不苟的好待从,当主人说要离他而去的时候,便拿起斧头要自杀,当鲁滨逊改口的时候才安宁了下来。

鲁滨逊荒岛建设的故事已成为每一个孩子曾有过的梦想,今日的科普书或小说、故事也有许多借助了丹尼尔·笛福的这个创意。

十八世纪中叶,另一部与其相媲的著作在海峡对岸的法兰西诞生——《神秘岛》。读过《神秘岛》的人,肯定不会忘记史密斯和他的朋友们及爱犬,他们的荒岛建设似乎比鲁滨逊更胜一筹,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有,而鲁滨逊却幸运的碰上了两艘沉船,从里边获取了不少有用的东西,可是他们却发明了风磨、电报机等高等机械,而鲁滨逊只不过做了几个陶瓷罐头。丹尼尔·笛福是开拓、进取,儒勒·凡尔纳是勇敢、善良,似乎二书之中的几个主人公都是这样的人——开拓进取、勇敢善良且对理想的执着追求!

我们为这些人祝福,上帝也会祝福他们的,未来就属于这样的人儿——放飞心灵的雄鹰,探索前方的道路,鸟瞰未来的仕途,开辟一片新的乐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