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

读《草房子》有感

查看:8834  小学归档       来源: 读后感 

读《草房子》有感

在一个种满了枫树的小村子里,每到秋后,那枫树火红火红的烧起来,十分热闹。但是这个村子里却有许多秃子。他们一个一个光着头从枫林中走过,就会吸引许多油麻地小学的老师停下脚步观看,那些秃顶在枫树下脑袋上微微泛着红光,遇到枫树密集偶尔有些空隙的时候,有秃顶走过,那脑袋就一闪一闪的发亮,像沙子里的瓷片一样,那些严肃的老师们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也不知是为什么。这个小村子里的人们就这样其乐融融的生活着,可是有一个男孩做出的事让整个油麻地小学甚至整个村子都为之震惊。这个男孩叫陆鹤,可大家都习惯的叫他秃鹤,在秃鹤三年级之前,或许是因为村子里也不光他一个人是秃子又或许是因为他太小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个秃子,如果有人叫他秃鹤他还会开心的答应呢,好想他原来就叫秃鹤一样。

秃鹤的脑袋光溜溜的,阳光下就像打了蜡一般的亮,孩子们常常出神地看,并生出想要醮着唾沫去轻轻摩擦的欲望。事实上秃鹤的头是常常被抚摸的,后来,秃鹤发现孩子们都喜欢摸他的头,就把自己的头看的十分珍贵,不在任谁抚摸了。如果有谁摸了,看见比自己小的就追上去揍一拳,如果是比自己力气大的就骂一句,但如果一定要摸还得付他点东西,秃鹤读三年级时不再快活了。那天下大雨,秃鹤没打伞去学校,天虽然下雨可天色并不暗。因此,在银色的雨幕里,秃鹤的头显得格外的亮。同打一把伞的纸月和春椿在一旁掩嘴偷笑,秃鹤气愤极了,没去学校,跑到河边的竹林,一边哭一边往河里扔石头。

晚上,秃鹤回到家对父亲说我不上学了,父亲看了看秃鹤的头似乎想到了什么,从箱子里翻出一顶薄帽带在秃鹤头上。第二天秃鹤便带着这顶帽子来到了学校,当时,那纯洁的白色将油麻地小学的所有人都震撼了,可是仅仅过了两天,孩子们就不愿意看秃鹤的帽子了,总是想着把秃鹤的帽子摘掉,看看秃鹤亮亮的脑袋瓜子。桑桑第一个忍不住了,伸手拿掉了秃鹤的薄帽,随即跑掉了,秃鹤追了上去,追不上就停下来休息,桑桑把薄帽扔给阿恕,自己回到教室把书包倒空,折好塞到背心里把秃鹤引到离学校很远的地方,当秃鹤回到学校的时候发现同学们聚在旗杆下,秃鹤抬头仰望却发现旗杆上挂着自己雪白的帽子,秃鹤想爬上去把帽子拿下来,可是没爬两下就会掉下来,秃鹤瘫坐在地上,人群渐渐散去了,泪水模糊了秃鹤的双眼,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有几个字在他脑海里回荡:我要报复!我要报复!

几天后有一场全村广播操比赛。蒋一轮老师把所有人的名字填上了参赛表,唯独没有秃鹤的。秃鹤天天缠着蒋一轮,终于蒋一轮同意了可前提是他必须戴帽子。比赛那天,油麻地小学时做的最好的,可当比赛快要结束的时候,秃鹤突然扔掉了帽子,大呼一声:“万岁!”所有人都惊呆了。从那以后便不再有人理秃鹤了,是他害油麻地小学丧失冠军的。秃鹤懊恼极了,正巧过不了多久又有一场戏剧演出,里面的男主角是个光头,可饰演他的男孩却头发茂盛,委屈他剪掉他也不肯,这令蒋一轮很是苦恼。不久后将一轮收到了一封信,信上说:蒋老师,可以让我试试吗?陆鹤蒋一轮见了很是震惊,演出那天蒋一轮的班级演得最好,可在班级胜利欢呼的时候,却不见了秃鹤的身影,大家很着急。突然,桑桑站了起来“我知道秃鹤在哪!”

小河边一个光头少年静静的坐在岸边,蒋一轮带着同学们走下石阶“陆鹤,对不起,同学们老师都对不起你,你能原谅我们吗?”秃鹤站了起来,擦掉了脸上的泪水,静静地点了一下头。

月光柔和的照耀着同学们和油麻地小学最俊俏的男孩……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