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

落花生课文读后感

查看:3697  小学归档       来源: 读后感 

落花生课文读后感

记得小时候学习课文的时候,觉得写的很好很美,但现在读起来又有了一些另类的体会,那就是父辈的教育问题。

文中,父亲让孩子说一下花生的好处,最后自己说有一样最可贵:它的果实埋在地里,不像桃子、石榴、苹果那样,把鲜红嫩绿的果实高高地挂在枝头上,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你们看它矮矮地长在地上,等到成熟了,也不能立刻分辨出来它有没有果实,也必须挖起来才知道。这句话现在一读就觉得有些不妥,你想想,埋在地里别人必须挖起来才知道有没有果实就是最可贵的吗?桃子、石榴、苹果挂在枝头上就贱吗?做人要深藏不露,还是才华横溢?做事是偷偷摸摸,还是光明磊落?要知道这如果是对孩子说的话,对他一生的影响都会很大,所以作者后来起笔名“落花生”。

实际上人之外的东西本身都是没有贵贱好坏有用无用之分的,但人的主观性一定要根据对人的用处去将外物归类。电影《霍元甲》中田中安野说茶有高低和品性之分,霍元甲则认为茶品的上下高低,不是由茶本身决定的,而是由人来选择的。喝茶是一种心情,茶品的高低只不过是一种选择.这句话说得真是鞭辟入里,入木三分。也说明不同的人对事对物都有不同的看法,也导致做人的不同,这也许就是张三之所以是张三,李四之所以是李四吧。

文中父亲对孩子们的希望是“要做有用的人,不要做只讲体面,而对人没有好处的人”。这句话本身没错,但在落花生文章里面,也就是顺带打击了桃子之流,说桃子石榴苹果这些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的果实是只讲体面而对人没有好处的东西。

我想,不管哪个时代,做人都要做既很有用又体面的人。

附:霍元甲中的对话

田中安野:霍先生这么说,难道当真不懂茶?

霍元甲:不是我不懂,是我不愿意懂。我不想将茶分出高低。是茶就好。

田中安野:可是这茶却有高低和不同品性之分。

霍元甲:什么是高?什么是低?

霍元甲:它们本身都是生长与自然当中,并没有高低之分。

田中安野:看来阁下真不懂,否则的话,自然会品出高低。

霍元甲:先生说的也对。所以在我看来,茶品的上下高低,并不是由茶来对我们说的,倒是由人来决定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我不愿做这个选择

田中安野:哦?为什么?

霍元甲:喝茶是一种心情,如果你的心情中了,茶的高低还有那么重要吗?

田中安野:哦?安野不曾想,以先生看来,世上的武术派别如此繁多,难道说也没有什么高低上下之分?

霍元甲:我想是这样的。

田中安野:那么先生,安野想请教,既然武术没有高低之分,为何还要比武竞技呢?

霍元甲:我以为,世上的武术确实没有高低之分,只有习武的人才有强弱之别,通过竞技我们可以发现和认识一个真正的自己,因为我们真正的对手,可能就是我们自己。

田中安野:只有通过竞技,才能认识真正的自己,莫非先生的意思是最可怕的竞技在自己内心?

我读完《落花生》这一课产生了许多感想,我对课文中的父亲、母亲还有孩子们很佩服。

课文第一自然段“母亲说”的那段话:“让它荒着怪可惜的,你们那么爱吃花生,就开辟出来种花生吧”。从“母亲”说的这段话里知道了母亲很勤劳,也很辛苦,母亲也可以在外面买点花生可是她让她的孩子尽过劳动来锻炼自己的孩子,让她的孩子们自己创造自己的生活来教育自己的孩子。共页,当前第页12

分享到: